卫生新闻

医疗器械监管条例公开征求意见 过度检查或被遏制

时间:2016-5-9 9:48:32  作者:网络赌博注册投注平台  来源:www.www.yutianchengxue.com  查看:31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​    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相信听众朋友们都有类似的经历,只要去医院看病,医生没让你去做化验检查的情况极少。我们普通患者面对繁多的检查项目,往往会有摸不到头脑的感觉,不知道这些检查对自己的病情有多大必要,也难免会产生是不是被过度检查了的疑...
​    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相信听众朋友们都有类似的经历,只要去医院看病,医生没让你去做化验检查的情况极少。我们普通患者面对繁多的检查项目,往往会有摸不到头脑的感觉,不知道这些检查对自己的病情有多大必要,也难免会产生是不是被过度检查了的疑问。

  针对这样的现实情况。国务院法制办最近公布了《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修正案》(送审稿),规定医疗机构未经许可,不得擅自配置使用大型医用设备,防止“以药养医”转变为“以械补医”。什么是“以械补医”?送审稿中新添了哪些有效的限制性规定?

  家住上海的尚老伯今年70岁,患有冠心病已经12年了。上个月,他老毛病又犯了,医生建议住院治疗。三天后,病情好转的尚老伯准备出院。交费时,超过4页的收费明细和1万多块钱的治疗费,让老人吃了一惊。更让他不解的是,为什么需要做100多项、包括一些与冠心病无关的检查?

  尚老伯说:“验血、血脂2000多块。还有脑电图、CT、胸片,根本和病情不搭界。”

  院方解释说,这笔费用的一半,是用于做“冠脉造影”手术,经过了患者签字许可;另外包括“乙肝、大小便、大脑”的检查,则是目前各大医院“术前常规检查”的项目,并不会征求患者同意。其实大部分病患查不出什么问题,只是为了“以防万一”。

  在东莞打工的王先生,最近也碰到了同样的问题。某天夜里他突然肚子疼,于是去附近医院挂了急诊。“最常见的拉肚子,不是大病。他说,你有社保就住院吧。我有社保,我就住院了。”王先生在医院住了一天两夜,出院时,费用明细显示,他一共花了2683块钱,包括“心电监测、中流量给氧”等81项医疗服务项目。“一下子吓呆了,一个简单的拉肚子花了2000多块,分明几十块钱就能治好的。”

  此前有数据显示,我国医学装备市场规模在2009年大约是1442亿;到了2014年,就达到了4200亿。预测未来五年,这种两位数的增长率仍将持续。到2019年,这一市场规模将达6000亿左右。繁荣的医疗器械市场背后,不能忽视的是诊疗检查乱象的存在。

  2013年广东省两会上,不少医卫组的政协委员表示,由于主管部门和医院要求控制药品收入的比例。“大处方”不能开了,一些科室、医护人员就转而通过为病人过度检查,谋取利益。

 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振峰介绍和那个,一个简单的儿科疾病住了3天院,涉及检查项目达270多项。现在确实存在违反诊疗常规,过度检查的现象。

  国务院法制办本月4号公布的《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修正案》(送审稿)中,设定了“大型医用设备配置许可”。具有相应技术条件、配套设施和有资质的专业技术人员的医院,方能取得配置许可证。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强认为,这将有效遏制目前部分医院盲目扩张床位和设备规模,招揽患者的行为。

  庄一强指出,医院要挣钱养活自己,必须拼命打造它的影响力,就会跟外面说,我有怎样的设备,有多少博导、专家、院士。你要考核下,这家要买设备的医院,有没有相应的专家和医生。不然买个设备,都没人会开,买来干嘛。

  送审稿规定,医院配置大型医用设备,需经过省级以上卫生主管部门批准、符合配置规划。擅自配置使用、情节严重的,将没收违法所得,并处5倍以上 10倍以下罚款。庄一强表示,在整个区域范围规划配置大型医用设备,一方面有助于医疗资源的合理布局;另一方面,可以防止医院为了弥补购买大型设备的花费,而为患者徒增检查项目的行为:

  庄一强分析认为,根据当地市场、病人多少、患病率、检查需求,可以测算出来。这个地方有一千万人,发病率大概是百分之几,够不够用,要做一个科学的测算。买了好多机器,浪费了国家的钱是不对;买了之后为了不浪费,拼命开检查,把成本转嫁给老百姓。

  现实中,除了个别医院“过度检查”,更让患者吃不消的是,治疗同一种病每换一家医院,都逃不过相同项目的“重复检查”。中国卫生法学会理事郑雪倩表示,限制医院盲目配备大型设备,政策深层意义指向了未来区域内重要医疗资源的合理共享。“病人到每个医院都得检查,说你到我这儿来了,我担心上个医院的检查结果不准确,治疗有问题怎么办。每个医院都来一遍,不仅医疗费增加了,而且增加了检查时间。完成一个国家有限资源的配备,取得医院检查结果的共认,使得将来逐渐趋向于发展为区域规划的检验中心的建立。”

  在医院的收入构成中,挂号费、医疗操作、财政拨款的占比一直较低,公立医院的盈利多半依靠药品加成和检查费用。随着药品零差率的实施,补偿机制还未建立,医疗机构的利润将更加依赖于设备检查、治疗。庄一强认为,虽然送审稿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预防“以药养医”向“以械补医”的恶性转变,但要釜底抽薪,仍有赖于公立医院生存模式的改变。

  在庄一强看来,医院有盈利的冲动。公立医院的政府拨款只占5%到10%,换言之剩下90%左右的费用需要靠医院自己去挣钱。当然,有的会合理去赚,有的就变成到处放“大检查”。

  如今的医改已经步入深水区,“以药养医”向“以械补医”转变的势头让人颇有“按下葫芦浮起瓢”之感。新的规定若能有效遏制这种势头自然是好事,但还是不免让人产生“以后的医院和医生要怎么养?怎么补?”的疑问。要解决这样的疑问,不仅需要及时跟进的各项政策,更需要在前进中不断创新。